欢迎您!
主页 > 白姐玄机网 > 正文
以色列反导王牌想出口美国说“不”
日期:2019-09-22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经过10年“闭关修炼”,以色列国产反导系统头一次走出家门,在美国阿拉斯加完成了“路演”。庆祝测试成功之余,以方人士毫不讳言,这套反导系统很有市场竞争力,希望把它卖到第三国。不过,以方的心愿能否成真,恐怕得看美国人的脸色。

  据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官网消息,以色列导弹防御组织(IMDO)与该机构合作,于7月在阿拉斯加科迪亚克附近的靶场测试了以色列的“箭”-3反导系统。为期10天的演习期间,“箭”-3在不同环境条件下发射了3枚实弹,旨在模拟对抗来袭的弹道导弹,并顺利摧毁了所有靶标。以色列国防部早先表示,原本希望在2018年年底在阿拉斯加进行“箭”-3的首次远程部署,但为了“提高系统的戒备程度”将计划推迟至今。

  “10年的努力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IMDO主任摩西·帕特尔在7月2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扬参与演习的人员,“这对以色列来说是非凡的成就,来自国防部、以色列国防企业、以色列空军和美方合作伙伴的数千名雇员、工程师和军官使之成为可能。”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介绍,2008年以来,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会同美国波音公司,在美方的财政、人员和技术支持下,共同开发“箭”系列反导系统的最新版本。这次,以色列决定把“箭”-3带到阿拉斯加,主要原因是当地适合开展更广泛的测试,以摸索该系统如何应对来自伊朗乃至中东更广大地区的潜在威胁。

  科迪亚克测试靶场的占地面积远大于以色列的领空和领海。出于类似考虑,早期型号的“箭”系列导弹也是在美国控制的太平洋岛屿上进行验证的。

  “对以色列来说,‘箭’-3的个头太大了。”帕特尔在接受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采访时表示,“出于安全原因,我们在(以色列)国内进行测试的话会很受限制。”

  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是:在这次于荒野深处进行的实弹演习中,美以双方使用了什么类型的靶标来模拟“伊朗导弹”?IMDO和MDA对此避而不谈,只是在新闻稿中提到了“大气层外拦截”。鉴于“箭”-3是以色列最高级的反导系统,美国“TheDrive”网站评论认为,“箭”-3携带动能,飞出大气层后撞击目标,在后者飞行中段实施拦截;该系统理论上能与任何类型的目标交战,包括高速飞行的洲际导弹。

  美媒继续分析说,全讯网,此次测试获得成功,表明“箭”-3的实际性能已经超出了“爱国者”导弹,与美制战区高空反导系统旗鼓相当。基于对自家产品的信心,以色列方面相信,国际上有不少人对“箭”-3兴趣浓厚。被问及相关问题时,帕特尔表示:“有兴趣将‘箭’-3系统出口到海外。”不过,他拒绝透露哪些国家正在与以色列洽谈。

  然而,美国“突破防务”网站指出,国产反导系统出口只是以色列人的一厢情愿,一个因素给这场“盛宴”投下了阴影:美方的消极态度。由美国资助开发的以色列武器,华盛顿对其在以色列境外的销售活动有否决权,以免以色列产品抢了美制军火的生意。美媒称,虽然两国关系密切,但这是个长期症结。此前,美国不仅拒绝为美军购买“箭”,还曾阻止以色列向韩国等有意向的客户出售“铁穹”等其他防御系统。

  消息人士透露:“测试后的庆功会非常棒,然而在幕后,美国一再重申,如果相关设备是美国出资帮忙开发的,美方不会允许以色列出口这些系统,即使这些武器性能更出色。”

  以色列多次敦促美国准许“箭”式导弹走向国际市场,在阿拉斯加进行测试期间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制造商IAI公司大力宣传要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子公司制造关键零部件,但五角大楼不为所动,这与特朗普政府促进美制军备出口的策略相符。

  “箭”式导弹出口受阻,是美国与以色列军事合作中令以方不快的最新案例。“突破防务”称,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向以色列拉斐尔公司施压,阻止后者向瑞士提供“大卫投石器”反导系统。在以色列的空天防御体系中,“大卫投石器”负责中层拦截,“箭”主要用来迎击高空目标,“铁穹”则专心对付低空火箭弹。作为对搅黄以色列和韩国交易的补偿,2019年年初,美国陆军购买了“铁穹”。

  美以两国在军售领域的矛盾不止于此。以方匿名人士抱怨说,美国的干预使IAI无法正常参与英国和韩国的预警机竞标,这样,波音的E-7“楔尾”预警机就能多卖几架。美国还阻止以色列向克罗地亚出售升级版F-16战斗机,理由是这些飞机最初是美国造的。有传闻称,美国甚至想干涉以色列国内的军购业务,要求以色列空军优先考虑波音的KC-46空中加油机,而不是IAI打造的波音767军用改装型。

  美国同行的不公平竞争并非以色列军工企业唯一的麻烦。据英国路透社报道,美国要求其对以军事援助中的特定部分只能用于购买美国产品,而且这个比例越来越高。2019年至2028年,以色列将获得380亿美元的美国军援,其中包括330亿美元融资,外加50亿美元用于开发“箭-3”等武器。以色列方面此前被允许将26%的援助资金从美元兑换成谢克尔(以色列货币)供自由支配,而从今年起,这一比例被要求逐步降至0。

  随着伊朗导弹的威力不断提升,以色列和美国有足够的动力继续完善“箭”-3等反导系统。虽然双方就该系统的外销分歧巨大,但随着弹道导弹的威胁在国际上越来越普遍,这款空天防御利器仍然有较大的机会在以色列之外的舞台上一展身手。

  经过10年“闭关修炼”,以色列国产反导系统头一次走出家门,在美国阿拉斯加完成了“路演”。庆祝测试成功之余,以方人士毫不讳言,这套反导系统很有市场竞争力,希望把它卖到第三国。不过,以方的心愿能否成真,恐怕得看美国人的脸色。

  据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官网消息,以色列导弹防御组织(IMDO)与该机构合作,于7月在阿拉斯加科迪亚克附近的靶场测试了以色列的“箭”-3反导系统。为期10天的演习期间,“箭”-3在不同环境条件下发射了3枚实弹,旨在模拟对抗来袭的弹道导弹,并顺利摧毁了所有靶标。以色列国防部早先表示,原本希望在2018年年底在阿拉斯加进行“箭”-3的首次远程部署,白小姐论坛救世网49288但为了“提高系统的戒备程度”将计划推迟至今。

  “10年的努力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IMDO主任摩西·帕特尔在7月28日的一份声明中表扬参与演习的人员,“这对以色列来说是非凡的成就,来自国防部、以色列国防企业、以色列空军和美方合作伙伴的数千名雇员、工程师和军官使之成为可能。”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介绍,2008年以来,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会同美国波音公司,在美方的财政、人员和技术支持下,共同开发“箭”系列反导系统的最新版本。这次,以色列决定把“箭”-3带到阿拉斯加,主要原因是当地适合开展更广泛的测试,以摸索该系统如何应对来自伊朗乃至中东更广大地区的潜在威胁。

  科迪亚克测试靶场的占地面积远大于以色列的领空和领海。出于类似考虑,早期型号的“箭”系列导弹也是在美国控制的太平洋岛屿上进行验证的。

  “对以色列来说,‘箭’-3的个头太大了。”帕特尔在接受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采访时表示,“出于安全原因,我们在(以色列)国内进行测试的话会很受限制。”

  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是:在这次于荒野深处进行的实弹演习中,美以双方使用了什么类型的靶标来模拟“伊朗导弹”?IMDO和MDA对此避而不谈,只是在新闻稿中提到了“大气层外拦截”。鉴于“箭”-3是以色列最高级的反导系统,美国“TheDrive”网站评论认为,“箭”-3携带动能,飞出大气层后撞击目标,在后者飞行中段实施拦截;该系统理论上能与任何类型的目标交战,包括高速飞行的洲际导弹。

  美媒继续分析说,此次测试获得成功,表明“箭”-3的实际性能已经超出了“爱国者”导弹,与美制战区高空反导系统旗鼓相当。基于对自家产品的信心,以色列方面相信,国际上有不少人对“箭”-3兴趣浓厚。被问及相关问题时,帕特尔表示:“有兴趣将‘箭’-3系统出口到海外。”不过,他拒绝透露哪些国家正在与以色列洽谈。

  然而,美国“突破防务”网站指出,国产反导系统出口只是以色列人的一厢情愿,一个因素给这场“盛宴”投下了阴影:美方的消极态度。由美国资助开发的以色列武器,华盛顿对其在以色列境外的销售活动有否决权,以免以色列产品抢了美制军火的生意。美媒称,虽然两国关系密切,但这是个长期症结。此前,美国不仅拒绝为美军购买“箭”,还曾阻止以色列向韩国等有意向的客户出售“铁穹”等其他防御系统。

  消息人士透露:“测试后的庆功会非常棒,然而在幕后,美国一再重申,如果相关设备是美国出资帮忙开发的,美方不会允许以色列出口这些系统,即使这些武器性能更出色。”

  以色列多次敦促美国准许“箭”式导弹走向国际市场,在阿拉斯加进行测试期间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制造商IAI公司大力宣传要在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子公司制造关键零部件,但五角大楼不为所动,这与特朗普政府促进美制军备出口的策略相符。

  “箭”式导弹出口受阻,是美国与以色列军事合作中令以方不快的最新案例。“突破防务”称,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向以色列拉斐尔公司施压,阻止后者向瑞士提供“大卫投石器”反导系统。在以色列的空天防御体系中,“大卫投石器”负责中层拦截,“箭”主要用来迎击高空目标,“铁穹”则专心对付低空火箭弹。作为对搅黄以色列和韩国交易的补偿,2019年年初,美国陆军购买了“铁穹”。

  美以两国在军售领域的矛盾不止于此。以方匿名人士抱怨说,美国的干预使IAI无法正常参与英国和韩国的预警机竞标,这样,波音的E-7“楔尾”预警机就能多卖几架。美国还阻止以色列向克罗地亚出售升级版F-16战斗机,理由是这些飞机最初是美国造的。有传闻称,美国甚至想干涉以色列国内的军购业务,要求以色列空军优先考虑波音的KC-46空中加油机,而不是IAI打造的波音767军用改装型。

  美国同行的不公平竞争并非以色列军工企业唯一的麻烦。据英国路透社报道,美国要求其对以军事援助中的特定部分只能用于购买美国产品,而且这个比例越来越高。2019年至2028年,以色列将获得380亿美元的美国军援,其中包括330亿美元融资,外加50亿美元用于开发“箭-3”等武器。以色列方面此前被允许将26%的援助资金从美元兑换成谢克尔(以色列货币)供自由支配,而从今年起,这一比例被要求逐步降至0。

  随着伊朗导弹的威力不断提升,以色列和美国有足够的动力继续完善“箭”-3等反导系统。虽然双方就该系统的外销分歧巨大,但随着弹道导弹的威胁在国际上越来越普遍,这款空天防御利器仍然有较大的机会在以色列之外的舞台上一展身手。

摇钱树开奖结果| 香港王中王| 藏宝阁| 铁算盘| 牛牛高手坛| 40779曾夫人论坛| 118开奖结果| 高手论坛| 心水图库| 258tk马经图库| 现场开奖报码室| 蝴蝶心水论坛香港| 118彩图库736cc| 港京图源| 香港牛魔王|